新华资讯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记住,千万别对他们说“中秋快乐”

2021-10-19| 发布者: 新华资讯网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微博|@视觉志作者|逗逗龙这几天,我们见人就说“中秋快乐”,总觉得在这两天月圆人更圆,大家都该高兴才对。...
福州市私家侦探调查

微博|@视觉志

作者|逗逗龙

这几天,我们见人就说“中秋快乐”,总觉得在这两天月圆人更圆,大家都该高兴才对。

其实很多人过中秋,都挺不快乐的。

比如说,3081年前,姜子牙爷爷的中秋,因为失业,就过得很不快乐。

945年前,网红作家苏轼的中秋,因为想弟弟,也快乐得有点勉强。

289年前,流量皇帝雍正的中秋,公务堆积如山,那简直不是人过的中秋。

“中秋快乐”这句话不是对谁都可以说的,有时候一说就得罪人,有时候连命都保不住了。

这是一篇挺严肃的文章,记录了一些听不得“中秋快乐”的古人过中秋的方式,对于穿越者有实际指导意义。如果你近期没这方面的打算,也可以分享给有中秋穿越计划的小伙伴。

1

公元前1060年八月十六

殷商

姜子牙早上去钓鱼的时候,路上的蒺藜划破了他唯一一件没有布丁的衣服。他挺心疼,日中就回了家,找媳妇要了针线,细细地补了一下午。

他媳妇一边做饭,一边数落他:“快70的人了,一天到晚就知道钓鱼,两年都没钓上来一条,怕不是得了老年痴呆。”

90版《封神榜》中的姜子牙

他没接话,补好了衣裳,抬眼看太阳落了山,准备出门。今日是八月十六,秋分——“祭月日”,王会在城西门外祭月亮。

本朝人崇拜日月。“作大事必顺天时,为朝夕必放于日月”,这是祖先定的规矩。春分日的早上在东门外祭日,秋分日的晚上在西门外祭月,本是皇家礼制,但他身为知识分子,也该去看一看。

姜子牙出门时,她媳妇丢给他一小块稻米做的蒸洱当宵夜。蒸饵硬邦邦的,一角有点发霉。“家里快揭不开锅了,你还惦记祭月,这事轮得着你凑热闹吗!一天天的,混日子。”

姜子牙把默默将宵夜揣进怀里,低头匆匆迈出家门。今年的祭月日,他又没能抬起头做人。

2

公元前492年八月十三

春秋

勾践如今是吴国的马夫,负责给吴王夫差的十二匹御马喂草料、刷毛、拣马粪。他是个好马夫,这十二匹马被他照顾了三个月,从没拉过稀。

勾践以前是越国的王。四年前,夫差他爹阖闾跟越国打仗,被勾践的敢死队砍掉了大脚趾头,伤重不治,死不瞑目。

两年后,夫差狠狠回击了越国,勾践称臣;又过两年,勾践带着老婆孩子去吴国做臣虏。夫差在自己老爹的坟墓旁边弄了个石屋,把勾践一家子塞在里面。

《卧薪尝胆》剧照陈道明饰勾践

勾践的小儿子是个问题儿童,总站在马旁边问他:“爹,咱什么时候回家?”

今天,他儿子又问:“爹,月要圆了,咱不祭月么?”

勾践想跟他说,皇亲国戚才能祭月,咱现在虎落平阳了,没资格。还没开口,他就听见两个路过的宫女闲聊:“大王的腹泻怎么还没好。”

勾践赶紧去求见夫差,表达关心和慰问:“臣往日于越国,曾立东郊以祭阳,名曰东皇公,立西郊以祭月,名西王母。祭祀一年,国不被灾。祭月礼很重要,还请大王保重,早日康复。“

夫差愁眉苦脸:“大夫说快好了,谁知道呢。”

勾践出主意:“可以让大夫观察粪便。黄色香蕉便,味道偏酸,就是该好了。”

夫差说是吗,我这会正好有感觉,你先别走,我把大夫叫来,你跟他说说这个事。

也不知怎的,一个时辰后,整个王宫都传开了,说勾践为了讨吴王的欢心,吃了吴王的屎。

夜里,勾践的小儿子晚上陪他晒月亮,忽然问他:“爹,你吃了吴王的屎吗?”

两千多年以后,佩服勾践的中国人分成了两拨。一拨人佩服他卧薪尝胆,另一拨人佩服他吃过吴王的屎。

3

公元128年八月十五

西汉

卓文君这次下定了决心。

她今天收到司马相如寄的信: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。”

无亿——就是无忆了。

今天正好的是八月十五。虽说本朝也有”中秋“的说法,但只有皇帝才会重视。百姓不过中秋,也没什么”团圆“的概念,但她仍觉得特别扎心。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?

想当初,司马相如是穷书生,她是白富美。她丧偶归家时,在筵席上听到他一曲《凤求凰》,心生爱慕,二人便连夜私奔。夫家家徒四壁,她舍弃颜面,当垆卖酒。故事到此,可算是一段佳话。

《凤求凰》剧照焦恩俊饰司马相如

可后面,她父亲补送了嫁妆,她要管理偌大家业;司马相如又得了汉武帝赏识,应酬多起来,他们的关系便落入了上流社会“面子婚姻”的窠臼。

如今,司马相如说要纳妾,茂陵女。

她不想忍了。自己苦心种出的桃,就算不好吃,也得烂在自己的筐里。

她连写了几封信,都是诗词。打算逐一寄出:

怨郎诗

一别之后,二地相悬。

只说是三四月,又谁知五六年?

万语千言说不完,百无聊赖,十依栏杆。

重九登高看孤雁,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。

白头吟

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

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

她知道,自己不用独守空房了。本朝尚未出现过《白头吟》这样成熟的五言诗,数字诗也没人见过。以司马相如的聪明,一定担心媳妇会以文字搅弄风云,利用舆论让他跌进地狱。他会乖乖回家。

“来人,把瓜果拿到院子里,我们去拜一拜月亮。”她搁下笔。

“为什么拜月亮?是夫人家乡的习俗吗?”小丫鬟迷惑地看着她。

“无聊罢了,”她抬头望月:“一个穿越者,哪知家乡在何处呢。”

4

公元674年八月十五

初唐

李治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。他想插会儿腰。

今天是中秋——本朝文人最喜欢、最忧伤的节日。文人们喜欢在这日赏月伤怀、吟诗思乡。但对于他来说,中秋是个稳定政局的日子。

今天,他改元上元,大赦天下,自称天皇,封皇后武氏为天后。他相信,想从舅舅长孙无忌手中夺回大权,自己的做法非常正确。

坐在书桌前,他得意地批着奏折,突然,熟悉的晕眩感又出现了。整个屋子开始旋转,他心口闷,头晕得厉害,一阵一阵想吐。

“快,叫天后来!”

恍惚中,李治看见天后武氏匆匆赶来,握住他的手。

“陛下!陛下的风症是不是又犯了?快叫御医过来!”

“媚娘,奏折还没批完,今天还是交给你吧。”他浑身冒着冷汗,紧紧闭着眼。他反握住天后的手,想从那温暖的手心得到一点力量。

“陛下放心,臣妾绝不会让陛下失望。”他听到她这样说,随后,那只温暖的手快速地抽走了,他的掌心冰冷一片。

他忽然感到恐惧,好像什么东西脱离了掌控,回不来了。

5

公元1076年八月十五

宋朝

“哥,今天街上好多人啊!”六岁的苏迨坐在一间茶楼的二层,吃着一块米粉做的广寒糕,看着密州大街上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。

“中秋节嘛,自然热闹。”十八岁的苏迈随意地应着,心不在焉。

“哥,汴京人过中秋,也这样热闹么?”苏迨吃完糕,又抓起菊花饼和圆欢喜。

“汴京的中秋,热闹多了,”苏迈望着窗外的月亮,眼里有了神采:“中秋之日,汴京没有宵禁,夜市通宵营业。满街店铺,皆卖新酒,公子王孙、民间百姓,都要去最高的酒楼抢位,彻夜狂喊。”

“抢位就为了喝酒吗”苏迨不理解。

“为了喝酒,更为了玩月、吟诗。银光圆满之日,争卜竟夕之欢。”

听起来热闹,但他不感兴趣。苏迨追问:“那夜市可有美食?”

“汴京有世上最好的夜市,四时点心够你吃上三天,”苏迈摸摸苏洵的头:“乳糕、芥饼、糖蜜韵果儿、糍团、鹅弹、虾鱼划子、子母春茧、笑靥儿、玉灌肺、江鱼夹儿、鹏沙元子、羊肉馒头、猪胰胡饼……”

苏迈报完菜名,低头发现苏迨趴在茶桌上,已经睡着了,嘴角全是口水。

苏迈把苏迨背回家,把月饼给苏轼送到书房。

“爹。”他恭敬行礼。

苏轼在独酌,已经醉了,正眼神迷离地举着一纸文章在读。他凑过去看:“丙辰中秋,大醉,兼怀子由。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“

“爹,好词!”他兴奋地赞叹,却见父亲又提笔,在“大醉”二字前加了“欢饮达旦”四字,并自语道:“他定会读到。莫要让他担心。”

《清平乐》剧照苏轼与苏辙

6

公元1352年8月十五

明朝

丫鬟献宝似的,递给小姐一卷纸。马氏徐徐展开,发现这纸银亮亮的,上面绘着月光菩萨像,菩萨慈眉善目,端坐莲花之上,脚边有玉兔捣药,极是精致可爱。

“这是今年市面上新上的月光纸,专用来画菩萨像。小姐今年拜月,就挂这张像可好?”丫鬟讨好地笑着,又将新做的月饼端给她。

“中秋节是好日子,小姐晚上要拜月婆,月婆定会保佑小姐未来找个好夫婿。”

马氏点点头,却仍不开心。

一个小丫鬟忽然走进屋:“小姐,客到了。”

马氏蹙眉,跟着丫鬟去了前厅。穿过花园,她从后门进了前厅,站在屏风后面,细细观察来人的背影。

奶娘在她耳边说:“老爷说了,公子姓朱,名重八,早前在皇觉寺为僧,后入了老爷的红巾军。老爷说他英勇果敢,前途无量。”

丫鬟奉茶,屏风后的人转身接茶,她看清了那人的脸。

李立群饰演的朱元璋

竟然极丑!她两眼含泪,快步回了闺房,趴在榻上痛哭。她知道自己是郭子兴的养女,能适龄婚嫁已该感恩,可万万没想到,竟然要嫁给一个其貌不扬的和尚。

“小姐莫哭,”奶娘拉住她的手,絮絮地安慰:“小姐貌似嫦娥,嫁的夫婿定非凡夫俗子。依我老婆子看,这后生有些与众不同,小姐往后,有大造化呢。”

李立群饰演的朱元璋

7

公元1727年八月十五

清朝

十二岁的曹雪芹午睡时,做了个怪梦,梦中有人对他说:“这便是最后一回了,尽着乐吧。”

他刚想问,做什么最后一回,就听见丫鬟九儿的声音:“我的小爷,快些起吧,过中秋还这样贪睡。”

他睁眼,看见九儿的梨涡,笑了一笑,任由丫鬟们服侍他起身穿衣。

《红楼梦》剧照

九儿穿着新做的红绫衫子,笑盈盈地伺候他喝了茶,便吩咐个小丫头捧上西瓜,跟自己出门。

“要送给谁?”他问。

“给表小姐。”

“你慢着。”他拦住她,转身拿了一顶软巾兜和一个木盒子交给九儿:“告诉表小姐,这是妹妹上次提到的玩意儿,妹妹别嫌粗糙,且留着玩。待我寻到更好的,再给妹妹。这兜巾你戴上,今日怎穿得这样单薄。”

九儿笑着接了,自去送西瓜。雪芹回到屋内,看了一回棋谱,甚有兴味,用罢晚饭,便带着棋谱去找表妹。

表妹已穿戴好,正要出门。丫鬟看见是他,便笑道:“爷可来得不巧,姑娘正要去拜月呢。”

雪芹笑吟吟答:“年年见姐妹们祭月,今年我也同去罢。”

表妹抿嘴一笑:“男不拜月,女不祭灶。你整日杂学旁收,倒忘了这个规矩了?你且去大哥哥房中喝茶,待我们拜过月,你再与兄弟们一同去园中,咱们陪老太太、太太听曲、赏月可好?”

雪芹道:“你们自拜你们的,我便远远瞧着就好。”说着便跟着表妹出了门。

西路上院北房,一张月宫图挂在在北墙,旁边是一个一尺来长的大月饼,足有六七斤重。供桌上放着鲜果蜜饯。老太太领着女眷们进屋,净了手,行了二跪六叩礼,上了香。

雪芹站在院中看着,觉得无甚意思,仰望天上圆月,兀自出神。一阵凉风吹过,天忽然就阴下来。八月十五云遮月,明年开春定要下雪。他忽觉心中一闷,只觉前所未有的揪心。

三十年以后,雪芹坐在草庵的竹椅上,不断回想自己十二岁那年的中秋。“竟真是最后一次了,”他苦笑:“可惜那日心绪烦乱莫名,并未与老太太和姐妹们尽情玩儿笑整晚。那女先儿说的故事,家境破落的小姐究竟归宿如何,今生再难知晓了。”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新华资讯网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新华资讯网 X1.0

© 2015-2020 新华资讯网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